烦。微博不方便说的,就过来说。冲着韩宇亮亮去看新舞林大会,但是方俊的一些做法特别烦。方俊可能是为了节目的看点,把两人推倒对峙的位置。什么叫大王,什么叫小王,为什么非得以和明星的作品来判断他们之间的高低。不喜欢方俊。从他特别不屑黄子韬喜欢的那个漂亮混血舞者来看,从他说韩宇现在只是个老师来看,从朱洁静老师摔倒鼻子碰到地上他坐在椅子上连身都没有起来看,统统不喜欢这个人的做法。我只求在后面,不管两人对峙是何等场面,节目组希望呈现怎样残酷的赛制,韩宇亮亮都不要受伤。即使他们都三十岁左右,但我真的怕以利益和节目效果为出发点的人会伤到他们纯粹的内心和关系。但是,转过头一想,想要把街舞文化以及个人魅力散播出去,必定会牺牲一些。

[亮宇] 胡言乱语

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我,是,真,的,不,知,道,起,什,么,名。







韩宇是被呼吸不畅闷醒的。
他恍惚间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被紧抱在胡浩亮怀里。顿时,手足无措的小朋友绷紧身体,小心翼翼地怕心底的紧张从呼吸中泄漏。
韩宇重新阖上眼睛,闻着胡浩亮身上沐浴露的味道,险些再次沉睡过去。
闹钟响了。
胡浩亮睁开迷蒙的双眼,看见窝在怀里的韩宇,仿佛没睡醒般轻吻在韩宇额前的碎发,用手拍拍韩宇的腰侧。
起床了,小宝贝。
在面红耳赤之前,韩宇从被窝蹿出,连拖鞋也没顾上穿冲进卫生间。
胡浩亮看着韩宇仓皇的背影,垂下眼睑,他在一步步紧逼,逼韩宇能主动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展露给他。看着韩宇害羞又主动,腼腆又放荡,才是胡浩亮最渴望的。




韩宇冲入卫生间。
他看着镜子里目光闪烁,呼吸急促的自己,开始质问自己。
——— 胡浩亮是什么意思。
——— 朋友间的尺度是什么。
——— 同性间的温柔是友谊还是爱意。
韩宇没有答案。
这些年来,韩宇在一步步试探,试探胡浩亮的底线,试探胡浩亮的内心,试探自己在胡浩亮心中的地位。
离家出走,练舞受伤,交女朋友......韩宇不懈余力的试探。
然而胡浩亮对自己,退一步讲是朋友间的关心,进一步讲是亲人间的呵护。
偏偏缺少韩宇想要的爱人间的粗暴占有。

韩宇擦完脸从卫生间跨出来,看着半靠在床上抽烟的胡浩亮。他想看清这个比他年长的男人目光里隐藏的东西,可永远都琢磨不准。
韩宇从衣柜里捞出一件衣服,背对着胡浩亮换上。
哥,我有事先出门一趟。




胡浩亮摁灭烟,思索着刚才韩宇臀部上方的腰窝。
突然不想再等了,懵懂又害羞也挺对胃口的。
胡浩亮知道自己快赢了。不动声色的紧逼,悄无声息的潜入,慢慢控制韩宇身边的一切, 一步一步等韩宇离不开自己。胡浩亮熟悉韩宇大大小小的喜好,深深浅浅的感情,以及,用来试探自己的女友。
胡浩亮看着手机里韩宇的视频,我的宝贝长大了。
最美味的东西绝不会一口吃掉,喜欢的宝贝需要慢慢把玩。胡浩亮不会倾尽所有,看着韩宇张牙舞爪又小心翼翼,真的太可爱了。




韩宇进入练舞厅,激烈的音乐和高速的舞步让他暂时忘却了早上的亲吻。
——— 如果胡浩亮知道我有多不齿的渴望他,会不会离开我。
休息的间隙,这个念头又冒出来。
韩宇很痛苦,他所有的试探都来源于不安。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为了能让胡浩亮产生危机感,可胡浩亮的轻描淡写总让韩宇患得患失。韩宇只有装作幼稚,装作孩子气,装作天真无辜,只希望胡浩亮永远舍不得离开自己。




胡浩亮在韩宇家待到傍晚。
中途除了去上课,胡浩亮推了所有的聚会。胡浩亮享受地待在充斥着韩宇气息的房间,欣赏着韩宇房间里被自己潜移默化所渗入的痕迹: 一起活动的照片,共同获得的奖杯,从各国带回的纪念品......胡浩亮眯着眼睛满意的笑了。
然而,这个在众多人眼中被称作神的人,最满意的作品,还是从小被亲手调教大的宝贝 —— 韩宇。
韩宇身体的柔韧性,与自己身体的契合度,胡浩亮承认自己是存有私心的。那个哭哭啼啼被自己拉筋压胯的小朋友,除了自己,谁都看不到。




咔嗒,门锁被转动的声音。
韩宇回来了。
从过道看到了门缝中透过来的亮光,韩宇有些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哥哥还在家。
打开门看到正在把玩奖杯的胡浩亮,韩宇笑着提起手中的口袋: 今晚我做水煮肉给你吃。
韩宇哼着歌带起围裙,却不料腰间一紧,被胡浩亮揽在怀里:
我不饿,只想吃你。




[亮宇]Gemini



OOC
韩宇黑化,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小心点






韩宇是带着面具生活的。
他会把热情又开朗的性格展示给朋友,把单纯又无辜的眼神透露给胡浩亮。而内心的扭曲的爱恋,只能自己品味。

胡浩亮是他心尖的人啊。
韩宇轻轻窝在胡浩亮身边。他静静凝视着胡浩亮熟睡的侧面,眼底的迷恋却险些控制不住的要溢出来。
如果这个人永远属于他就好了。

韩宇伸出手抚摸胡浩亮的耳朵,轻声叫哥哥。却没料到胡浩亮突然惊醒抓住他的手,并翻身压过来。韩宇的心脏一紧,耳边似乎传来轰鸣,他除了震惊什么都说不出来。还好,胡浩亮像只是没睡醒,朦胧着瞪了他一会儿,接着软下身体抱着韩宇又睡了过去。韩宇睁着眼睛,感觉身体慢慢有了反应。自此以后,为了不让自己再失控被胡浩亮厌恶,韩宇都没有再亲自叫胡浩亮起床过。

爱是克制,韩宇无时不在克制。
早在十三岁,韩宇就知道胡浩亮是对自己最特别的那个人。

胡浩亮是街舞圈的神,但韩宇却希望他的光芒不被别人看到。胡浩亮是师父,但韩宇却想他只有自己一个徒弟。胡浩亮是哥哥,但韩宇只祈求他永远宠自己一人。韩宇不是个善妒或占有欲强的人,只不过对着胡浩亮,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韩宇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患得患失久了,恨不得把胡浩亮锁在卧室,只有自己能看见。

可这终究无法实现。

说到底,韩宇是个聪明的人。
他面对朋友和学生时,总是认真而又严厉的。甚至有时会不经意透露出凌厉的表情和气场。然而,一看到胡浩亮,韩宇会不由自主的换一副样子。眼睛里会带着笑意,会不由自主的撒娇。他时常想,胡浩亮之所以会把自己当孩子宠爱,多半因为他单纯无辜的外壳。

韩宇会借故灌胡浩亮酒。
看着眼睛中带着崇拜和一丝狡黠的宝贝,胡浩亮当然选择喝下每一杯递过来的酒。而事后看着路都走不稳的胡浩亮,韩宇理所应当的带着胡浩亮回家。韩宇最安心的时刻,就是窝在沉睡的胡浩亮身边,一遍一遍看他的眉眼。

韩宇关掉灯,蹑手蹑脚爬上床,侧躺在胡浩亮身边。胡浩亮有些迷糊的哼了一声,手伸过来搭在韩宇的腰上。韩宇沉沉的睡过去。

窗外一片寂静。
屋内是浅浅的呼吸声。

黑暗中,胡浩亮睁开眼睛,眼底的迷离困倦不复存在。看着怀里的韩宇,伸手搂紧韩宇的腰,轻叹,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亮宇]Scorpio

OOC
亮亮黑化
他的星座简直绝了,不写黑化都对不起他




胡浩亮透过黑压压的人群,看着韩宇。
和平时一样,他的宝贝笑的依旧没心没肺,只不过是冲着旁人的。

胡浩亮偏了偏头,韩宇好像是一眼就看见了他,跳起来冲他挥挥手。跟周围的工作人员鞠躬告别后,韩宇就从人群侧边跑了过来。看着挤在韩宇周围的人兴奋的窃窃私语,胡浩亮眼神沉下来,但在下一秒,微笑又浮在嘴角,把人群中的韩宇半揽在身边。

韩宇还是个孩子。
胡浩亮一直告诫自己,即使这个孩子即将而立。

只有他知道,如果不这样告诫自己,可能伤害的只会是韩宇。

胡浩亮的朋友很少,多少年来,被他吸引的人很多,能留下的人几乎没有。究其原因,是他不在乎。唯独韩宇,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在他心里生了根。

胡浩亮善妒。虽然他说韩宇总是吃醋,但只有他自己清楚,想困住韩宇的是他,想韩宇眼里只有他。胡浩亮努力的表现出宽容和大度,当韩宇展现出对其他人感兴趣的时候。而之后,胡浩亮会用他的方式让对方失去关注。胡浩亮尽可能的用Battle的方式,因为杀人犯法。

胡浩亮不想伤害韩宇,一直以来胡浩亮都进行自我暗示。某日早晨,韩宇叫他起床,没睡醒导致低气压的胡浩亮突然伸手拽过韩宇将他压在身下,韩宇眼底的惊恐突然激发胡浩亮的施虐欲。韩宇不知道的是,胡浩亮是靠着练舞以来积累下的忍耐力,才没有舔向韩宇脆弱的喉咙。清醒一会儿后,胡浩亮叹口气,放软身体抱着韩宇又睡了一会儿。也是这一次后,韩宇没有再靠近叫过胡浩亮起床。

胡浩亮是个矛盾的人。一边他想他的宝贝能无忧无虑的跳舞,一边又想他的宝贝哭着被困在自己的床上。

可能自己真的有精神病。胡浩亮叹口气。可能有一天这根神经会被崩断,但在最坏的一天到来时,韩宇始终还是自己的。

胡浩亮站起身,看着韩宇再次跑向自己。

[亮宇] 宠爱

OOC, 请勿上升到真人。
非常短,哈哈哈。




十六岁以前,胡浩亮恨不得鼻孔都是朝天的。年少轻狂的岁数加上本来就放荡不羁的性格,胡浩亮张口闭口都是"你莫跟老子翻""板马日的"…… 因为性格,没少跟人掀桌子摔酒瓶打锤。

在武汉这个夏天潮湿闷热把人当包子蒸的地方,闷在年轻身体里的火气和青春期躁动的情绪,在胡浩亮这里,只有靠Battle和打架发泄了。

不知什么时候,胡浩亮不一样了。

起初大家都没有发觉,只是觉得这段时间胡浩亮心情还不错,骂人都骂的少了。时间越长,朋友们越惊恐,胡浩亮莫不是中邪了。直到一段时间过去,有人发现只要在胡浩亮身边出现一个长得蛮乖的伢子,胡浩亮整个就表现的像过早豆浆,能暖到人胃里去。

胡浩亮不屑这样的形容,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小心脏正咕咚咕咚冒着热气。而烧开自己内心的火,就是眼前这个扭来扭去叫自己酿酿的小朋友。

没有兄弟的胡浩亮,认为自己是把这个叫韩宇的小宝贝当弟弟宠。只不过在宠爱的范围有点广,广到正负无穷之间。只要胡浩亮一吃到好吃的,第二天必定带小韩宇下馆子;一逛街看见好看的衣服,买一件同款给小韩宇穿;就连Battle的形式,也从表情凶狠动作凌厉吓不死对手也要给对手留下心里阴影的招式,变成了耍骚卖萌只为逗笑正在冲他尖叫的韩宇。

胡浩亮喜欢韩宇拖着软绵绵的声音叫他,抱着他的腰叫他师父,撒着欢叫他哥哥,甚至是生气时直呼其大名胡浩亮,这位Battle小霸王全部欣然接纳。

从几时起眼里只有小胖宇的?

而立之年的胡浩亮坐在角落里看着自家宝宝上课的时候开始回忆。

从小胖宇窝在自己被窝里不想回家的时候?不不不!那时他还未成年!太禽兽了!胡浩亮内心唾弃自己。

从小胖宇扯着他的领子说别人不能表白你,只有我能表白你的时候?不不不,这又太迟了,应该很早之前心里就全是他了。

从小胖宇长高变成能够和他势均力敌的时候?也没有吧。胡浩亮摸摸脖子。韩宇还是个小娃娃的样子,动作非常稚嫩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很喜欢这个小朋友了。

韩宇都下课了,胡浩亮还没有屡清自己的感情线。

看着笑到眼睛都弯着的韩宇跑到自己面前,胡浩亮站起身搂住自己的小朋友。管他什么时候开始的,不会结束就对了。





[亮宇]犯规

OOC,请勿上升的真人



韩宇永远能戳到胡浩亮的G点。

无论是清晨散发着薄荷气息小心翼翼的叫胡浩亮起床,或是中午吃饭托腮纠结鱼香肉丝盖饭还是回锅肉套餐,又或者是练舞突然双手迈着小碎步比心说我喜帆你,甚至凌晨把自己塞在被子里只露出来头顶看着功夫熊猫……
所有的所有,都让胡浩亮的心软成一滩:好可爱哦。

胡浩亮从小看着韩宇长大。
看着一个像糯米圆子一样的小可爱长成一个糯米大圆子一样的大可爱,胡浩亮欣喜又纠结。
很想吃掉糯米圆子。

胡浩亮从来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宠溺以及爱意,平日里Battle再怎么凶残,眼神一对着韩宇亮晶晶的眼睛,心里就突然冒出无数小心心。
犯规。
太可爱了。


胡浩亮随时随地能戳中韩宇的G点。

当胡浩亮带着耳机双眼低垂编舞的时候,当胡浩亮弯着眼睛盯着自己微笑的时候,当胡浩亮Battle完眼神找到自己并手一挥给出飞吻的时候,当胡浩亮躺着自己身边轻声哼五音不全的歌的时候......
韩宇脑子里都弹幕霸屏似的重复同一句话:
艸,太帅了。

韩宇是看着胡浩亮长大的。

面无表情的韩宇非常满意这样的说法。
从抬头仰望能看到胡浩亮鼻孔的角度到平视能看到他师父所有表情的角度,韩宇很感谢自己吃了足够多的饭和睡的足够多的觉。

还有感谢阿宝。

韩宇知道自己看胡浩亮的眼神太过炙热,因为他知道在看见亮亮的瞬间,烟花就在眼睛里绽放。所以他永远都想让亮亮看到他,就只有他。
真犯规。
怎么这么喜帆你。


[警察雷x黑道兴]有点意思(二)

小少爷僵硬着身体,跟在保镖身后上到二楼。这人一少,张艺兴立刻回血了一样,翘着二郎腿,吩咐保镖小真真把夜店应该点的都点上。
小真真转身告诉手下拿一打果味汽水上来。手下翻着白眼去取汽水,心想你拿少爷当傻子吧。所以当他看到小少爷咕叽咕叽的开心吸汽水的时候,沉默了。

可能真是个傻子吧。

孙红雷瞄着白白净净的小人儿上了二楼,盘算着要不要拐走他。还没盘算清楚,舞池里突然爆发一声尖叫,夹杂着酒瓶破裂的声音。孙红雷低头点根烟。在南方的夜店能打起来,算他输。

他输了。

孙红雷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人觉得被打脸了,想了想自己好歹也是吃国家饭的,准备劝劝架。刚走过去还没多靠近,就被某只手呼到脑袋,嘴里叼的烟被打掉。孙红雷怒从心中起,一脚踹开抡起酒瓶的醉汉,右手扭住骂骂咧咧的路人。

不错,有点意思哦。趴在二楼围栏上的小少爷露出脑袋说。

孙红雷放开两人,息事宁人,转头问酒保你们这儿管事儿的是谁。酒保颤颤巍巍的指了指二楼。孙警官拨开人群,抬头看着小少爷,说下来跟我走一趟儿。保镖不乐意了,你混那个道儿的。

孙警官掏出警徽,老子混白道的。











警察雷x黑道兴

[警察雷x黑道兴]有点意思
一提到自家黑道小少爷张艺兴,众手下便是唉声叹气----拌达脑壳。
说白了就是中二。
不过由于小少爷长得好,年纪轻,偶尔不自知的撒个娇,那周围人难免惯着些。所以当小少爷时不时表现出的愣头愣脑,手下也装作看不见。
小少爷头顶上还有个老爷管事,不过经常也见不着他爹的面,小少爷就在自己的地盘上尽情的撒泼,不,是耀武扬威。
然而扬威扬到警察局就很打脸了。
这天,不知哪根筋搭错的张欢欢非要去酒吧享受夜生活。话说这位主在十一点以后都是要被禁足的,毕竟黑道的小儿子还是要用心保护的。可几位虎背熊腰的保镖汉子架不住自家少爷的哼唧,还是踏上了去往夜店的路上。被架在几人中间的小少爷笑弯了眼睛。
孙警官是夜店的常客,平日里都打着钓鱼执法的幌子。遇到熟人也不避嫌,自己是个有正常需求的成年男人,只要不影响工作,嗨到几点孙警官也照单全收。不过就算说他是警察,也未必会有人相信。白T夹克黑墨镜,盯着人说话时像催债的。随便坐在哪,都会被低声议论。不过敢凑上前的人挺少,在没弄清他是不是匪之前,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孙红雷躲过几个眼神后,心里呸了一声,黄磊那孙子居然没来,害得寡人被视jian,本来约好一起商量事儿,结果等他到了黄磊说给女儿复习功课不来了?!
孙红雷将手里的酒仰头灌下,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夜店入口处传来一阵小混乱。
说来也奇怪,这几百号的男男女女在闪瞎眼的舞池里扭动,这孙红雷偏偏注意到夜店门口的骚动。
一身黑色风衣的张艺兴此刻有点懵逼,自己来自家店视察,怎么这般不自在。他一本正经地盯着身前保镖的后脑勺陷入沉思,那些对着我拍照的女孩子想干什么。
孙红雷看着被几个保镖护住的站的笔直的张艺兴,咧开嘴乐了。小子盘挺靓啊,这腿,这身材,这长相,啧啧啧啧,有点意思。